故纸留音

游边

因为工作原因,开始翻阅老报纸。大多数纸张已泛黄,放在资料室寂寞蔓延的角落里。掀开报纸,粉尘呛鼻,故纸味扑面而来,但印刷的字体尚清晰。看见小开本的合订本尤为亲切,忍不住一本一本翻下去,总想看看这座城市尘封几十年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状况。

在那些版本大小各不相同的报纸中,能看到宏大叙事,比如国家制定的经济方针、重要会议;也有市井街头油烟滚滚热气腾腾的生活,在文字里被描述得活灵活现;更有名目繁多的广告:布匹、白酒、钢材交易、电影预告……就像城市日记一样;百姓的生活经历跃然纸上。更多的是记录当时发生的热点事件,有背景、评论,再配以当时的照片或图画,新鲜之余又为读者提供了数量巨大的,真实的、犀利的、悲悯的新闻、观点与知识。

几十年后,当年的报纸已经成为一份份留存历史的草稿。当时的新闻措辞、版面排列,都会瞬时把读者拉回到半个世纪前。这些一摸一手黑的老报纸,还能让人回想起铅与火的年代,顺带联想起老报社的点点想象:灯火摇曳,报人们彻夜不眠。晨曦擦亮了天幕,他们凝视着一沓沓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报纸,疲惫的面容被瞬间照亮。而在那些故纸里,似乎还有沉重的呼吸声穿越迢迢时光而来,不时响起在耳畔。

知乎上有个热门的提问:报纸上的新闻看完就会很快忘掉,那么为什么还要看报?读书也是同理。

有人回答:你不会记得你吃过的饭,但它们会变成你的血肉。你不会记得你看过的报纸和书籍,但它们会变成你的灵魂。当你需要的时候就能调用出来,把别人的思想化为头脑的养分。

从前资讯传递困难,我们靠报纸来窥看世界,汲取知识,丰富自己。面对科技时代,用手机滑一滑,资讯即唾手可得。一张照片加上寥寥几句,就可以在网络里流窜千里。凭着简单的内容,任何人都能操控话语权,极有可能演变成一场网络“口诛笔伐”。然而真相却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够水落石出,有时几天,有时几星期,有时几个月。谁都无法阻止假新闻的流窜,但却可以选择一个可靠有公信力的报纸,一个能辨别真相的平台。

因为无论传播方式如何改变,传统媒体还在坚守社会责任,重塑新闻价值,记者依然捍卫自己的职业操守,凡事求证,据实报道。报纸也为时间留下了每一天的烙印。有一天打开它的时候,当时的记忆会涌入脑海。我们或许记不住那个时代的特点,但却通过报纸记住了时代,它穿越了时代,浓缩了时间,浓缩了社会,浓缩了整个世界。

责任编辑:筱权